郑浩:中国应调整贸易战的三种心态

郑浩:中国应调整贸易战的三种心态
审时度势 自7月初中美交易战开打至今,两边仍未开释在短期内以商洽处理问题的清晰信号。不过,在日前举办的中欧峰会记者会上,我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表明,中美交易战应经过两国洽谈处理,被 审时度势自7月初中美交易战开打至今,两边仍未开释在短期内以商洽处理问题的清晰信号。不过,在日前举办的中欧峰会记者会上,我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表明,“中美交易战应经过两国洽谈处理”,被言论解读为中方向美方伸出“橄榄枝”,好像有意寻求重开商洽处理争端。笔者以为,尽管中美两边终究经过商洽处理问题乃仅有出路,但现在两边调整心态最为重要。美国是中美交易战的闯祸方,理应自动收敛交易霸凌心态,特别是应该从本身的经济开展方法、产业结构方法、美元结算方法及居民消费储蓄方法等各方面,寻觅本国长时间对外交易失衡的内涵原因,而非单向责备他国以所谓“不平等”交易占尽美国“廉价”为由开打交易战。美国总统特朗普应该理解,经济开展与商场改变、消费改变、交易改变是休戚相关的,而我国等快速开展的经济体正处在这类改变的前列,这不是我国的错,更不是全球化的错,而是开展大势所趋的必然结果。特朗普也有必要清楚,二战后沿袭逾70年的国际经贸规矩(包含交易、金融、裁定等),简直都是在美国的直接领导下建立起来的,美国是这些规矩的最大获益者、最大操弄者和最大关照者。但当美国本身经济呈现颓势,而其他经济体又快速开展时,美国暴露“落后竞争者”不平衡的心态,也属正常。问题是,假如美国妄图强行采纳单边主义和交易维护主义的做法强买强卖,乃至妄图使用交易维护阻挠他国开展的话,这不只行不通,并且还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笔者以为,特朗普燃眉之急是从头评价对华交易方针、拟定新的方针方案,这恐怕比调整失衡心态更为重要。我国是这场交易战的受害方。为维护本身利益坚决应战自不在话下,但打交易战终究同归于尽,也是不言自明的事。因而,我国好像也需求面临杂乱局势调整心态,化被迫为自动。归纳来说,我国需求调整三种心态:一是调整“联合别人抵挡美国”的“结盟群殴心态”。结盟是一种对立行爲,是为了到达均势或打败对手而采纳的协作办法。近期,我国活跃开展与欧洲、欧盟的经贸关系,包含李克强前往保加利亚到会“第八届我国-中东欧国家经贸论坛”,随后又赴德国参与“第五轮中德政府商量”会议,两国一起签署《为构建更夸姣世界做负责人同伴》的联合声明,再到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十次我国欧盟领导人接见会面”,我国与欧洲、欧盟加速协作以应对单边主义和交易维护主义应战的目的十分显着。所以,“中-欧应以联盟方法一起对立美国”的说法呼之欲出。笔者曾在一篇拙作中指出,那种借撮合欧盟、以“结盟”对立美国的方法,不只缺少理论依据,且不能到达预期作用,反而还会把工作搞得更杂乱。中美两国应把归于两国范围内的对立经过两边商洽加以处理(《中美交易战检测两国危机管控才能》,见7月12日《联合早报》)。在7月17日举办的李克强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联合记者会上,李克强已清晰指出,中美交易问题是两边问题,我国与欧盟打开交流与协作“不针对第三方”。实践上我国政府也已认同笔者早前提出的观念。事实上,欧盟本身也对立与我国联手抵挡美国。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主席贾耶日前在承受香港媒体采访时表明,尽管我国呼吁联合反制特朗普的交易维护主义方针,但欧盟并不愿意同我国结盟对立美国(见7月6日香港《南华早报》)。可见,“联盟制美”的主意不过是一些人的一厢情愿,看上去很夸姣,但实践很骨感。值得注意的是,日前日本-欧盟签定“有史以来”最大交易协议,两边互免关税产品几近99%,打造了全球最大交易区。日本-欧盟没有宣示“联盟”抵挡美国,但两边的实践行动是对美国交易维护主义的最好回应。第二是调整嘴说上“同归于尽、没有赢家”,但心里处却以赢家自居的“自我安慰心态”。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