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海峡上的大国博弈,中国如何抉择?

马六甲海峡上的大国博弈,中国如何抉择?
马六甲海峡坐落马来半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因沿岸有马来西亚古城马六甲古城而得名。衔接安达曼海与南海,是衔接欧、亚、非、澳四大洲的交通要冲,也是美、俄及东北亚国家海上机动军力运送战略物资的重要通道。它与其南部的巽他海峡和望加锡海峡一同成为交流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重要通道,具有极其重要的经济和军事价值,被誉为东方的直布罗陀和两洋战略走廊。马六甲海峡如火如荼的前史马六甲海峡呈漏斗状,西北东南走向。从西部的韦岛至东部的皮艾角,长约1080公里,连同新加坡海峡,共长1185公里,西北口宽370公里,东南口宽仅37公里。主航道接近马来半岛一侧,主航道水深约25米151米,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3国对海峡享有主权。海峡沿岸浅滩很多,其间水深缺乏23米的就多达37处,因此不利于潜艇荫蔽和巨型油轮通行。海峡可通行28万吨级船只,超越28万吨级的巨轮要绕道印尼的龙目、望加锡海峡,但航程添加2000公里。海峡中心岛屿不多,西侧岛屿罗列,新加坡岛和印尼的大卡里摩岛、巴淡岛、宾坦岛胁迫海峡东南口,泰国南部的普吉岛和印尼苏门答腊北端的韦岛踞海峡西北口,为扼控海峡的要地。图:马六甲海峡马六甲海峡已有2000多年的通航前史。每年经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高达8万艘,均匀每天有将近250艘船只经过。这些船只运载了世界进出口物资的25%,世界原油的50%、天然气的66%。日本每年从非洲和中东区域进口的90%的石油及其它很多的原材料,美国从东南亚进口天然橡胶等战略物资大部分都由此经过。海峡对亚太国家,如我国、日本的海上运送起着至关重要的效果。日本把马六甲海峡航路称为海上生命线。马六甲海峡对我国经济开展和动力安全都具有重要意义。我国从1994年变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石油消费量不断飙升,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进口石油的80%经过马六甲海峡运送。此外,工业所用很多的初级产品的进口、加工产品的出口、工程承揽劳务输出、世界旅游等都依靠于马六甲海峡的晓畅。自古以来,就因其在政治军事、经济交易上的重要战略位置而成为强国争霸的焦点。1511年,葡萄牙殖民者占有马六甲,操控马六甲海峡长达130年;1641年,荷兰打败葡萄牙,占有马六甲海峡,超越180年;1824年,英国占有马来西亚、新加坡后,荷兰被逼让出马六甲。1941年,日本发起太平洋战役,从英国手中夺取了海峡的操控权。二战后,马六甲海峡归沿岸国家操控。暗斗期间,美国和前苏联在马六甲翻开剧烈地抢夺。前苏联水兵向南推进至越南金兰湾后,引起美国不安,美国为避免其向马六甲海峡扩张,危及西方石油供给线,加强了对前苏联水兵的海上监督,一同增强对马六甲海峡的操控能力。当然,两国为各自的利益都着重海峡世界化,遭到海峡沿岸3国的坚决抵抗。1971年,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发表声明对立马六甲海峡世界化,宣告由三国共管海峡业务。1977年,三国签定海峡飞行安全协议,加强对海峡的操控。1979年,三国在同日本一同对海峡进一步勘察后,编制了一致基准点海图。1986年,美国宣告要操控的海上航道咽喉中,马六甲海峡被予以特别的照顾。亚太区域的对外经贸来往的日益频繁以及世界影响力的敏捷扩展,马六甲海峡必将成为大国予以特别重视的战略要地。改动单纯依靠马六甲海峡的情况我国海上石油运送依靠马六甲海峡,给石油运送安全形成危险,这是由于,一方面马六甲海峡比较狭隘,船只拥堵以及海盗盛行,直接影响了飞行的安全;另一方面,美国在邻近有驻军,若因台海问题发作冲突时,美国或许会用重兵封闭海峡,削弱我军的战役潜力。现在各方正在评论和酝酿的有多种方案,其间最首要的有两种方案:一是经过泰国,开凿克拉地峡或铺设输油管道;一是直接经过缅甸,打通印度洋出海口。有的还处于证明阶段,有的已开端着手建造。为了确保石油运送的安全,我国应归纳考虑、衡量利害,挑选最佳的方案。酝酿中的两种方案其一,开凿克拉地峡。泰国克拉地峡东临暹罗湾、西濒安达曼海、最窄处仅40多公里,开凿克拉运河是一个备选方案。克拉运河方案一度被视为东方巴拿马运河愿望,泰国也一度斗胆构建东南亚动力交易中心,以此代替新加坡位置。该方案是,在其南部区域沿克拉地峡开凿一条长102公里、宽400米、深25米的运河。依据相关研讨,运河注册之后,使货轮能从泰国西海岸的安达曼海经由运河直达太平洋海域的泰国湾。为此,航程可以缩短700英里,可节约2-5天飞行时刻,大型油轮每趟航程可节约30万美元的费用。其二,中缅输油管道。2004年7月,缅甸总理钦纽访华,谈到中缅石油管道问题。2006年2月,缅甸总理梭温访华时,中缅两边就树立石油管道达到一致。关于树立中缅管道项目,云南省政府一向活跃推进,并且提出了从缅甸修一条输油管道到昆明的方案。由于大型油轮停靠需求至少能包容15万吨以上的深水港,所以中缅管道方案中挑选了能停靠20万吨油轮的缅甸实兑港。管道详细线路是,来自中东的石油从缅甸实兑港上岸,经过管道直达云南。该途径比经过马六甲海峡将原油运抵湛江至少能削减1200公里的旅程,这条管道处在气候温文的区域,并且中缅联络深沉,石油管线的安全可以得到确保。两种方案的利害比较对我国而言,开凿克拉地峡并不是最佳的挑选。首要是由于:一是耗资巨大。2003年头,泰国政府授权一家香港公司担任对克拉地峡运河方案进行可行性研讨。该公司估计,工程费用将高达250亿美元。这样一笔巨资,单靠泰国难以承当;二是表里压力较大。据报载,泰国国内只要三成的人拥护这项工程的上马,别的有三成的人抱着无所谓的情绪,剩余的人则对立工程的上马。一同,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国由于惧怕客户分流,也持对立情绪;三是糜烂严峻,出资者决心缺乏。一些出资者忧虑,一旦工程上马,由于官员糜烂及出资环境欠好,费用或许远远超出预算,建造周期也将很长;四是存在不行意料的危险。在东南亚,泰国与美国联络密切。美国从遏止我国、将干与实力渗透到南海等意图动身,加强美泰军事联盟。首要由美国和泰国参与的金色眼镜蛇联合军事演习现已接连举行了屡次。泰国赞同美军在泰储藏战略物资,并供给美军过境权。因此,即便克拉地峡通航,也不能确保在发作危机时,泰国坚决对立美军进驻克拉地峡。五是本钱与收益比并不显着。克拉地峡虽然在必定程度缩短了我国石油运送的间隔,可是并不非常显着,这与巴拿马运河与苏伊士运河的效果不行同日而语,相反还会引发一系列的负面影响,比如与马六甲海峡沿岸三国发生隔膜等。泰国政府也意识到这一点,暂时抛弃运河方案,而挑选了石油管道方案,即泰国管道项目,方案出资6亿美元。它是横贯马来半岛、总长度220公里的大型原油管道铺设项目,建成后将部分替代马六甲海峡运送道路。泰国与日本曾与我国相关部分及中石化、中石油等公司就此项目进行洽谈,可是没有成果。经过缅甸,翻开印度洋出海口更可行。这是由于缅甸是我国长时间的友好邻邦,是值得信任的朋友,几十年来,中缅结成结实的友谊;经过缅甸,直接打通印度洋出海口,能极大地改进我国在亚太区域甚至印度洋地战略态势,从根本上改动海上运送单纯依靠马六甲海峡的窘境;与缅甸结成更为严密的经济、政治、军事联络,赢得更大的战略自动;带动缅甸和云南省等地的开展,促进西部大开发工作。除了中缅输油管道,云南省还提出了世界大通道的战略,其间包含要建造中缅水陆联运的交易通道。经考证,经过云南公路出境抵达缅甸,再经过缅甸陆路抵达缅甸境内依洛瓦底江港口捌莫,货品就能顺流而下抵达缅甸最大的港口仰光,不需求经过海盗横行的马六甲海峡,直接进入印度洋。这条转口交易通道,将为我国前往欧洲、非洲的货品缩短3000多公里的行程。2009年3月26日,我国与缅甸签署《关于建造中缅原油和天然气管道的政府协议》。该管线是天然气、石油双线并行,西起缅甸西海岸实兑港,经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然后从云南边城瑞丽进入我国境内。石油管线全长约1100公里,初步设计每年向国内运送2000万吨原油,相当于每日运送40万桶左右。油气管道建成后,必将削减石油进口对马六甲海峡的依靠,增强石油运送安全系数,赢得更多的战略自动权。此外,铁道部还将架起极具战略价值的中缅铁路,这条铁路将打通我国西南出海大通道,直插印度洋。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